目錄
設置
書籍詳情
加入書架
推薦票
金票
打賞
評論區
凰尊獨寵:狂后戲天下 作者: 貓少閻 字數:2884 更新時間:2019-08-24 10:46:45

第五章毒懟兩個毒蝎女

蕭云落三兩下就搞定了守在門口的守衛。

然后,她是極為大搖大擺且威風凜凜地踏進將軍府的大門的。

原主的記憶中,她那個所謂的當將軍的爹是自從她的母親死后,才不待見她的。雖然確實不怎么待見她,但是也還未達到完全不聞不問的地步。

但那個男人卻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地任由她被人欺負,對她的關心也只不過是逢年過節心情好點的話就會派人送些好的吃食和衣裳過去。

但這些東西,卻又總被囂張跋扈的二小姐和心思歹毒的三小姐給奪了去。不止如此,原主還老被她們兩人逼迫著吃些臭餿的隔夜飯!

這樣的父親,在蕭云落看來,他對原主那所謂的待見,跟置之不理完全沒什么兩樣!

因為,那個男人,對原主的態度完完全全就是漠不關心!

既然生了,卻又不負責任!那么,那個男人又有什么資格為人父!

蕭云落依照著記憶走來到大廳的時候,大廳的桌面上就只擺著一個刻著她名字的,并且還是做工相當簡陋的靈位牌而已。

呵,連置辦她的靈堂都這么簡陋隨便,甚至吝嗇到連一炷香都不給她上。

蕭云落冷冷地一笑。

接下來,她倒要看看這個將軍府到底是有多山窮水盡!

趁著這檔子的無聊之際,蕭云落順手打開了從那個美男子身上搶奪來的小袋子。誰承想,她只是剛打開,都還沒來得及看看這里面到底是裝作什么好寶貝,一道紅紫光一閃過,她便發現了自己身上的異樣!

她左手的無名指上不知何時多了一個戒身為銀白色的鑲著紅寶石的戒指!

感覺脖子上似乎也有什么,蕭云落又用術法幻化出鏡面,一照,這才知道自己的脖子上多了一條銀白色的,掛墜為魅紫水晶的項鏈!

這是怎么回事?!

她在心里嘀咕著。

那袋子里的東西怎么會自動跑到她身上?!

小金龜聽到了她的心音,便解釋道:“觸動了那個小袋子,它們一旦感應到擁有神獸的修為者,就會自動認主,你很幸運,奪到了兩個好寶貝!不過這其中也還是因為有本龜的存在,你才會被它們認主!

“有何用處?”

“那枚戒指……”小金龜冥思道:“據本龜所知,這兩樣東西都是一對的……”

蕭云落鄒眉,一對?

情侶戒?

小金龜隨口道:“戒指的功能,得靠你自己去探索了。因為這戒指到底有何功能,本龜目前也不是很清楚!

蕭云落又問道:“那這項鏈呢?”

“項鏈的話,如果本龜沒記錯,它有感應位置的功能。但有限制,只能是強大的一方來感應弱的一方!

蕭云落下意識地就伸手去撫摸了下脖頸上的項鏈。

我靠,這不就是跟現代的GPS定位差不多嗎?!

“而且,你擁有的這兩樣東西,只能是修為比你強的另一方親自替你摘下,你本人以及他人都摘不下的!

“不錯,至少不用擔心被人偷搶!

“先別高興的太早,如果比你強的那一方起了歹念,你可就自身難保!

蕭云落打趣地道:“那可未必!

話說,她當時搶了那個美男子這么寶貴的東西,他除了很冷漠的反應外,居然沒來跟她搶回去……

可能是中毒太深,解毒的時候也把腦子給解傻了。

“如果本龜沒看錯的話,你這款,好像都是男款的!

“這些東西還分男女款?!”

我靠!那不就是說,這兩樣東西是情侶款的?!

“如果本龜沒記錯的話,女款的戒指應該是藍色的,至于項鏈好像是粉……”

還沒聽完小金龜的話,蕭云落就立刻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

“大姐,事如今,蕭云落那個傻子已經不在了。而嫡女的位置又空缺著,這個家又是我們的母親當家。而且,父親對她因意外死亡的消息也仍舊是不聞不問。所以我覺得,等父親回來之后,他肯定是會讓你取代她成為我們將軍府的嫡女!”

一個聽起來非常興高采烈的女聲繼續道:“到時候,大姐你以后說不定還能有幸跟隨父親進宮見到太子,還說不定能成為太子妃!等到太子當上皇上的時候,你就是母儀天下的皇后娘娘了!

蕭云落抄著手,勾唇冷笑地看著正往這邊走來的兩人。

這蕭如艷也夠會拍馬屁的。這張嘴跟屎殼郎喝糖稀一樣,甜的讓她直想倒胃口。

取代她當嫡女?當太子妃?還想當母儀天下的皇后?

這么貪心,就不怕撐爆肚皮么?

不過,她們越是這樣癡心妄想,她就越是讓她們不盡如人意!

呵呵。

蕭云落在心中冷笑著。

說著一大串諂媚屁話的女子,是將軍府的二小姐蕭如艷,跟大小姐蕭清純是同一個娘生的。

那老巫婆還生了一個兒子,名字叫蕭梓浪。

這蕭梓浪雖是這府里唯一的兒子,但由于貪戀女色,又不上進,讀書也不用功,讓蕭山武失望透頂,不然也不會同意好上進,考取功名又如此優異,身為女兒家的五姐上戰場,甚至還著重培養她。

而蕭如艷正是平日里,總是用濃厚的胭脂水粉,把原主的臉涂抹的像個鬼似的罪魁禍首!

一回來就碰著原主的記憶中最為讓她厭惡的兩個人。

真是幸運。

蕭清純溫柔地微微笑著,粉色的唇瓣輕啟,剛要笑著說話時——

卻不料,竟被一個有點兒熟悉的聲音給搶先了!

“我就說怎么有股馬屁味兒,若要論拍馬屁,二姐你稱天下第二,絕對沒人敢稱天下第一!

“誰!”蕭如艷聞聲,立即厲聲質問。

而后她又下意識地心驚膽寒起來,為何,這人的聲音!與那傻子蕭云落竟如此相似?!

蕭清純的臉色也有點蒼白難看。

蕭如艷一臉緊張地抓著蕭清純的衣袖,東張西望著周圍,“大姐!這聲音怎么那么像那個傻子……該不會是鬧鬼吧?!”

蕭清純一臉淡定,只見她微蹙著眉頭安慰道:“別胡說八道……她早就死了不是嗎……”

她話音剛落,就又聽到剛才那道熟悉的聲音響起了。

“大姐,不過是半日不見,就忘了八妹妹我,你可真是薄情寡義!

八妹妹?!

蕭清純和蕭如艷兩人同時猛然大驚失色起來!

這蕭云落不是早就被她們整死,讓人丟到亂葬崗了嗎?!

按理說,她的尸首也早已成為亂葬崗的那些野狗的腹中食物才對!她不是早就應該尸骨無存的嗎!

怎么可能還活著!

但是,這聲音!的確是蕭云落的聲音無疑!

那說話的聲音帶著冷冷的笑意慢條斯理地道:“怎么?很意外我沒死對吧?”

蕭云落抄著手緩緩地走了出來,傲視著蕭清純和蕭如艷道:“大姐、二姐,別來無恙啊。大姐,我聽說你很想取代我當嫡女?想必大姐早就對我這個嫡女的位置覬覦很久了吧!

蕭云落直接睨著蕭清純冷笑道:“可我還活著,你又怎么當?大姐你可真是異想天開的可笑吶!你這不就是典型的家雀變鳳凰,想得倒美么?”

先是蕭如艷面色驚呆到已毫無血色!只見她一邊驚恐萬狀,一邊咂舌地道:“蕭云落?!你!怎么可能!你明明就被……不對!你明明就已經死了!不可能!”

奇怪!

怎么這傻子說起話來……竟然也如常人這么流暢?!

蕭云落挑眉冷笑,“二姐,別這么不可思議。我沒死成,你就應該難受得死掉才對。呵,還有——”她刻意地停頓了下,視線轉移到蕭清純那吃驚的面容上,然后輕蔑地道,“只負責幫忙出奇劃策,大姐,借刀殺人的滋味很爽吧?”

“你!”蕭清純的心驀然一驚!這傻子那張笨拙的嘴是何時變得……如此喙長三尺的?!

蕭云落睥睨著蕭清純,“你什么你?大姐,如果是得了期期艾艾的病,可得去治。有句俗話怎么說來著?有病,就得治!

蕭清純差點被氣得臉都歪了!

同時,她心底里也感到十分的震驚!她怎么也沒想到,蕭云落這傻子,在她面前,居然會有這么巧舌如簧的一天!

最重要的是,蕭云落那個傻子不僅不傻了!還……

她在心中歹毒地想道,難不成,這個傻子是被人給救活的?!

可是!這怎么可能?!

她們明明都是試探過她的確是沒氣息了,才讓人收拾好,丟掉她的!再說了,她身受重傷,不可能不死!

莫非!

蕭清純不動聲色地微瞇了瞇眼,暗地地咬了咬牙。

當時是這傻子在裝死!

蒙騙過了她們所有人!

作者的話
貓少閻

多多關照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