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設置
書籍詳情
加入書架
推薦票
金票
打賞
評論區
巨星甜妻:腹黑總裁惹不得 作者: 抹茶味饅頭 字數:2273 更新時間:2019-07-20 12:00:00

第1章 初遇

熱……好熱……頭好暈……

 夏梔跌跌撞撞地從洗手間出來,就感覺到了自己全身都在發熱。

 今晚是模特隊應邀參加服裝秀的動員活動,所有隊員都非常興奮。

 她一晚上坐在模特隊的大包廂里,只記得不斷有人上前敬酒,剛開始時她還能努力拒絕,喝得越多,就越是興奮,直到最后她根本不記得自己喝了多少酒。

 肆意酗酒的結果是明顯的,此時她看天花板都是旋轉的,走路更是歪歪扭扭,身上熱得直出汗。

 她努力掐著自己的腿,想保持最后一絲理智,趕緊回到包廂里。

 夏梔跌跌撞撞地走到轉彎口,卻聽見不遠處有人小聲地訓斥:“笨蛋,讓你看個姑娘都看不!快去洗手間看看,要是答應李老板的時間到了,人還沒送上,你我都吃不了兜著走!”

 “嗨呀,包廂里小模特太多了,我又沒見過那個叫夏梔的小模特,難免一時認不出。您可千萬別告訴張姐!

 “哼,我看你是被哪個小妖精迷住了眼!張姐好不容易找著機會把她灌醉了,只要李老板滿意了,扶持張姐成了模特隊隊長,以后要多少小妖精沒有?你要是誤了張姐的事兒,張姐饒不了你!”

 朦朦朧朧之下,夏梔還是敏銳地聽到對方提到了她的名字,他們是誰?他們灌醉了自己,還想要擄走自己?

 她聽模特隊的前輩說過,模特圈子水深,在外一定要注意安全,尤其不能吃陌生人給的東西。只是她沒有想到,身邊也會有人想要害她!

 張姐?模特隊姓張的人很多,但是和她有隔閡的卻不多,難道是……

 夏梔越想越心驚。

 她努力搖了搖頭,想要保持清醒,F在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一定要盡快脫身,否則就會淪為那些老板的玩物了!

 她的腳步越來越沉重,別說逃跑,要不是撐著墻,她幾乎站立不住。

 身后的說話聲卻越來越近,似乎一轉彎就要看見自己了!

 夏梔情急之下來不及思考,猛地拉住身邊路過的一個男人,想求對方救救自己。

 她拽住了對方,但沒把握好力道,自身又因為喝醉了有些站立不穩,一下子身不由己地摔在了男人的懷里。

 男人的胸肌堅硬有力,震得夏梔有些頭暈。她抬頭想要跟男人求救,卻意外地撞進了一雙冷若冰霜的眼睛。

 那眼神深邃沉郁,眼底藏著萬年不化的積雪,讓人忍不住想要為他染上一抹溫暖,她本就意識不清,被那雙深邃的眼睛吸引,竟一時說不出話來。

 那冰冷的眼神冷漠地從她臉上掃過,男人筆直地站著,即使一言不發,都給人難以言喻的壓迫感。他輕啟薄唇,冰冷低沉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從我身上滾下去!

 夏梔渾身無力,低胸魚尾裙更是在剛才的動作下滑脫了一些,露出大片瑩白中透著殷紅的皮膚,仿若一塊上好的暖玉。

 她全身發紅,臉上更是如同涂了胭脂般艷色動人。

 夏梔微張小嘴,聲音如同撒嬌一般:“求求你……救、救我……我不想去陪什么老板,別讓他們帶走我……”

 她的眼中因為身上的難受而眼含淚光,加上她呢喃般的低語,使她整個人都充滿了女性的魅力,引得男人迫不及待要去征服。

 男人頓住了想要將她拉扯開的動作,轉而若有所思地打量她。

 正在這時,腳步聲已經近在眼前,兩人都聽見了有人在悄聲說話:“快點快點,她被灌醉了走不遠,一定要抓到她!”

 若是被他們抓到,她就完蛋了!

 她來不及多思考,細白的小手努力拽下男人高昂的頭,看準了眼前男人形狀優美的薄唇,想也不想就努力吻了上去!

 “嗯?!”男人沒想到她這么大膽,耳聽得腳步聲越來越近,他想起她泫然欲泣的眼神,竟鬼使神差地一把抱住她按在墻邊,用高大的身軀擋住了他。

 夏梔毫無章法地吻舐著他的嘴唇,閉著眼睛的模樣意外地清純圣潔。

 男人漸漸被她青澀卻極富吸引力的吻吸引,本能地占據了主導。

 鋪天蓋地的吻籠罩了她,像一張大掌,不由分說地將她捏在了手心。

 她幾乎喪失了自己的意志,只能被指引著隨著他起舞。

 男人高大健壯的身體將她遮得嚴嚴實實,腳步聲只在他們身邊略停了一停,就漸漸離開了。

 來人已經離開了,夏梔卻沒有放開男人,而是緊緊地環住了男人的脖子。

 她整個人都癱軟了,神智在酒精和令人窒息的親吻的作用下已經被完全抽離,她不由自主地攀附著男人以支撐自己,身體曼妙的曲線緊緊地貼在了男人身上。

 男人眼底宛如積雪初融,閃爍著令人捉摸不透的微光。他打橫抱起她,大步離開了這個是非之地。

 *

 夏梔緊緊地抱著男人的手臂不肯放開。

 她被抱進了一套總裁套房,Kingsize的大床整整齊齊地鋪著天蠶絲制的床單,上面繡滿了暗金色的花紋,低調中透著奢華。

 男人將夏梔安置在大床,試圖抽出自己的手臂。

 她在男人身上體會到了安全感,即使男人已經將她放在了床,她仍不肯放開他。反倒感受到了男人離開的意圖,用自己的手臂環繞住了男人的脖頸。

 男人緊抿著唇,加大力度想將夏梔從自己身上剝離下來。卻突然感覺自己的手臂在兩人的拉扯中不斷碰觸到柔軟溫暖的部位。

 酒精已經完全控制了夏梔,她將自己緊貼在男人身上,邊低聲呢喃著:“幫幫我……”

 “這就是你的要求嗎?”

 夏梔的體溫很高,所到之處帶起一陣陣熱,激得他的眼神更是晦暗不明。

 她仰著頭看他,眼中是被逼出的點點淚光,眼神仿佛在懇求他。

 她覺得自己想要什么,卻不能清晰地說出來。

 男人一把抓住夏梔作亂的手,語氣帶著一絲不穩:“該死,這可是你自找的!

 他最終順從自己。

 房間內很快響起了聲響。

作者的話
抹茶味饅頭

新人開坑,大家好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