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設置
書籍詳情
加入書架
推薦票
金票
打賞
評論區
絕寵凰后:冷帝傍上身 作者: 夙長心 字數:2069 更新時間:2019-02-26 17:05:56

第5章 迦藍學院

得知季幼卿廢了季清清的事情,華二娘哭的肝腸寸斷,非要找季遠懷討個公道。

季遠懷整天被她吵的不可開交,最后實在心煩竟然干脆把她們母女送到了鄉下,美名其曰讓她們靜養。

他會這么做季幼卿一點都不意外。人都是自私,更何況季遠懷一心只有季家的榮華富貴,誰能成為王妃,誰就是他的掌上明珠。

季幼卿覺得讓她母女余生都活在痛苦和煎熬當中,比直接殺了她們更好,況且她現在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裕國有個規矩,但凡有女子嫁入皇室,成親之前得先去迦藍學院學習三個月。

迦藍學院隸屬于皇室,其中聚集了各種王孫貴胄的子女,他們在這里學習各種功法。整個長安城里的人都以能進入迦藍學院為榮。

季幼卿這次正趕上新生入學季,一般新生入學三個月后學院就會有一場比試,贏得比試的人可以進入九霄塔學習最厲害的功法。

去學院的帖子已經送來了,季幼卿對這次的學院之行反倒有些期待了。

迦藍學院,青蕪殿。

蕭寒煙朝主位上的人盈盈一拜,她微笑著說:“我真沒有想到,這次的比試主考官竟然會是離王殿下呢!”

君無殤眉眼疏淡,完全沒有要理她的意思,蕭寒煙卻并不生氣,仿佛已經習慣了他這樣。

與君無殤一道來的還有成王君應寒。裕帝明知他們二人一向不和,卻安排他們兩個人來做這次考試的主考官,也不知是存的什么心思。

那個成王又哪里能及得上離王殿下的半分風姿呢。蕭寒煙如是想道。

此時闕影進殿來復命:“啟稟主子,帖子已經送去了季府,相信季大小姐很快就會來學院報道了!

蕭寒煙敏銳地撲捉到了闕影話里的“季府”二字,她忍不住問:“是和離王殿下定了親事的季小姐嗎?”

闕影恭敬回道:“回蕭郡主的話,正是!

蕭寒煙的心里“咯噔”了一下,她脫口而出:“無殤哥哥,你還當真要娶那個季幼卿嗎?”

稱呼儼然已經從離王殿下變成了無殤哥哥,可見蕭寒煙心里的焦灼。

君無殤連眼皮都未曾抬一下:“有何不可?”對于他來說,娶誰其實都無所謂。

蕭寒煙頓時就急了:“當然不可以了!無殤哥哥,那可是一個天生無法聚氣的廢物,她又怎么能配得上你呢?無殤哥哥,你應當找一個與自己門當戶對,對你之后也幫助的女子成婚!”

“這不是你該過問的事情!本裏o殤終于肯抬頭看她了。

蕭寒煙做出一副關切的樣子來:“怎么不關我的事!無殤哥哥你我自小一起長大,你知道的,我比任何人都關心你。我其實……”

“夠了!本裏o殤不帶一絲感情的說,“出去!”

蕭寒煙一臉受傷地看著君無殤,可是君無殤根本視她如無物。最后她氣的跺了跺腳,徑直奪門而出。

見狀闕影忍不住嘖嘖道,這郡主打小就圍在主子身邊轉悠,其心昭昭。無奈落花有意流水無情,主子對她根本就沒有那份心思啊。

只不過主子不是真的要娶那個季大小姐為王妃吧?

“主子!标I影小心翼翼地開口。

“說!

“主子,屬下覺得皇上這次賜婚恐怕沒有那么簡單,這個季大小姐只怕也并非是個善茬兒啊!

君無殤一記銳利的眼神遞過去,闕影立刻雙腿一彎跪在了地上:“屬下知罪,是屬下多嘴了!

君無殤的手指輕輕扣擊面前的桌案,天生無法聚氣的廢物?

他不咸不淡地開口,“季幼卿,我也想看看父皇選中的人,究竟有什么過人之處!

不知怎的,君無殤腦子忽然想起在藥泉池碰見的少女。雖然無法感知她身上氣的存在,但是她卻能躲過自己的攻擊。

這樣的人君無殤倒是第一次見,他也難得對其生出一絲興趣。

蕭寒煙頭也不回地離開了青蕪殿,她緊緊捏著拳頭,滿眼陰鷙,季幼卿你不過是個廢物,你憑什么跟我搶君無殤!離王妃的位置只能是我蕭寒煙的!

……

去學院的日子轉眼就到,季幼卿如約前去報道,剛剛進入學院就看到一群人聚集在廣場中央。

“火靈根,黃階武者六級!睖y試官報完之后又高聲喊道,“下一個!”

季幼卿問旁邊的一個姑娘:“請問他們這是在干嘛?”

“還能干嘛!當然測試靈根屬性和源氣階級到時候好分班啊!蹦侨吮梢暤乜戳思居浊湟谎,“你連這個都不懂!”

季幼卿干笑道:“額,我確實不太懂!

沒過多久季幼卿就聽到了測試官叫了自己的名字。

于是季幼卿頂著眾人灼熱的視線走上了測試臺。

周圍開始竊竊私語,長安城里誰不知道季幼卿啊,那可是出了名的廢物,沒有想到她還真敢來迦藍學院!

測試官對季幼卿說:“清除腦中雜念,把你的手放到測試石上,然后運氣!

季幼卿依言照做,可是過了半天這測試石根本沒有任何動靜。

底下人群中忽然爆出一陣哄笑,就這樣還敢來迦藍學院?恐怕是來當笑話的吧!

季幼卿摸了摸鼻子,好吧,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肅靜!”測試官大吼一聲,底下的人立刻安靜了。

測試官用復雜地眼光看了一眼季幼卿,“你可以下去了!

季幼卿聳了聳肩膀,慢悠悠地走了下去。

剛剛搭話的姑娘湊了過去,臉上有著明顯的驚訝:“喂,真沒有想到你就是那個季幼卿!”

季幼卿淡淡一笑:“不然呢,難不成還有人敢假冒我?

那姑娘伸手拍了她的肩膀三下:“什么都不會竟然還敢來迦藍學院,就沖你這勇氣,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我叫蘇燕燕,以后要是有人欺負你就報我的名字!”

季幼卿看出來了,這個叫蘇燕燕的是個自來熟,只不過自己還不需要別人來保護吧。

敢欺負她的人只會有兩種下場,要么死,要么生不如死。

別忘了,她可是腳底下踩著累累白骨的傭兵之王。哪怕是在這個不熟悉的地方,她也一樣可以攪弄風云。

作者的話